基督福音网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教会事工 > 栽培牧养 >

我们正在面对的十大危机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

这是一个智慧的年代,这是一个愚蠢的年代;

这是一个信任的时期,这是一个怀疑的时期。

这是一个光明的季节,这是一个黑暗的季节;

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

人们面前应有尽有,人们面前一无所有;

人们正踏上天堂之路,人们正走向地狱之门。

——《双城记》 查尔斯·狄更斯

我们当下所面对的也正是一个危机与时机并存的时代。本文讲述我们面对的十大危机,希望我们能在这样的危机中,发现并把握机遇。

一、老化危机

当下的社会比我们预期得更加快速地进入了“老龄化”:

首先是人口年龄化。年龄化比我们预期地来得更快。在各教会里,出现了新老不接的现象。过去,我们可以新老融合,以家庭为单位一同崇拜,但如今,老人和年青一代很难融入在一起共同崇拜。许多教会的做法是藉着主日学将下一代分开崇拜。但这样的结果是,我们的下一代对堂会已经没有的委身意识。即使他们长大,也已经不习惯了曾经养育他们的教会。主日学是一把双刃剑,用的得当可以复兴下一代,用得过度,可能会让我们的下一代失去对传统教会的归属感。而只是对他们自己的团契有感觉。这一点在移民中间尤为明显,第二代渐渐地会失去他们对主日学教会的认同感。

我的观察是,主日学固然重要,是可以给孩子单独学习,但崇拜却应该以家庭为单位。

其次是思想模式固化。当我们跟我们的下一代沟通,我们才会发现我们彼此之间思维模式的差异。我们很难理解年青一代思想的渊源。我们拼搏,他们喜欢躺平。我们喜欢积蓄,他们喜欢月光。我们喜欢一丝不苟,凡事有序,他们喜欢无拘无束,不拘一格。我们对错观念分明,他们认为没有对错。

如果我们只认为我们是对的,他们的想法都是离经叛道的,我们可能已经思想固化了。诚然,下一代浸淫在世俗思潮中,世俗思潮已经塑造了他们的思维模式和价值观。但我们依旧需要认真聆听他们的思想,从而了解他们的思路。

二、后继危机

我们不知道有没有意识到,我们正在失去我们的下一代——他们对我们关切的失去了兴趣;也不一定愿意传承我们的价值观和异象;甚至他们不一定喜欢跟老一辈在一起崇拜。我们的教会与下一代渐渐地出现了隔离。至少在价值观上,我们后继乏人。甚至,在具体的崇拜参与上,下一代也不一定会表现出与我们一样的热忱。

曾经我们是如此充满了斗志,但我们所见证的不再那么吸引人。因为我们所关切的,不一定是他们所看重的。我们喜欢传讲,他们喜欢交流。我们分辨真理,他们追逐感觉。

从许多方面看,我们有后继无人的危机——我们的价值观,传统,信仰,异象,都很难传承给我们的下一代。

三、处境危机

当下,我们都能感受到给我们自由生存的发展的空间越来越有限了。

首先、社会的主流意识已经将传统信仰视为落后。不管是在东方还是西方社会,社会主流意识开始排斥传统的价值观和信仰。

其次、正统信仰的教会公开活动的空间被挤压在小小的狭缝里,一不小心,就会触礁。

另外、新的不确定的不安因素正在逐渐增加:疫情让人捉摸不定,让传统的聚集方式变得充满挑战,我们需要新的模式面对新的突变。

此外、世界格局正在发生巨变。西方社会正在丢弃那曾经使它变得强大的信仰,西方的没落已经无法避免,而且将会比我们意识到的来得更快,也将进入一个世界失序的时代,而重构的世界秩序可能给人带来更大的阵痛。因为曾经支撑西方世界崛起的信仰正在可怕地衰落。同时,移民带来的文化和信仰冲击正在加速冲淡西方人的信仰。比如,当下可统计的休斯顿的穆斯林就有26万之多,清真寺或者宗教活动中心就有209间。而且在呈献几何数增加。士师时代以色列人是与迦南人掺杂。而今天,他们会直接将迦南人请进来。

还有,新的不可预测的冲突,灾难的爆发。都打乱了世界既有的格局。教会的处境也将变得更加复杂。届时,许多传道者将不得不另谋出路。而可能无法靠着工人的工价维持基本的生活。

四、信仰危机

最大的危机还是教会自身的信仰危机。面对世俗洪流,许多教会早已缴械投降,甚至以自诩迎合世俗的思潮,比如支持同性恋,多性恋为开放和开明。堂而皇之地成为社会堕落的助手。

而剩下还有许多教会也出于观望的阶段。要么淡化有争议的教义,要么逃避需要直面的伦理议题。如此,教会逐渐失去了自己的立场,也失去了自己的见证。

因着不同的信仰观,原本可以团结一致的教会变得四分五裂。早已失去了对社会的影响力。

而传统的福音派教会在过去几年面对美国大选,疫情,疫苗,隔离的问题上严重地违背圣经的愚蠢的做法,给许多人鄙视教会以口实。

许多看似极为敬虔的福音派人士,固执地将疫苗视为666,视为兽的印记。一旦接受了疫苗便是接受了兽的印记而失去了得救的机会。进而,在福音派的圈子里,甚至有人断言所有的检测棉签里也有芯片,一旦检测了便是接受了兽的印记,而改变了基因。如此荒谬的言论在教会里流传。竟然有许多人相信。按说,最基本的教义我们应该清楚,得救根本不会被外在肢体和基因的改变所改变。因为那是信心的结果。但奇怪的是,竟然有许多人相信。

应该说,这些福音派人士的心意是好的,也许,在不久的将来印记确实会到来。但如果我们提前了一次次警告狼来了,结果一次次狼没有来,那真正的狼来到的时候,你的警告就没有相信了!

此外,我们每天迎接的都是许多不可知的,不熟悉的,固有经验无法面对的新问题。传统的伦理观念遇到极大的挑战。我们对许多伦理议题难以给出令人信服的解释。我们如何说服一个根本不信圣经的人去接受唯独圣经。我们需要在他们愿意接受的逻辑和准则中解释我们的信仰和伦理观。这都成了我们信仰的挑战。于是乎,看不到方向了,跟不上变化了。

凡此种种,都成了我们这个时代面对的信仰危机。

五、异端危机

疫情期间,所有传统教会在网络上的影响力加在一起都比不上一两个异端邪说组织的活动。据说,新天地组织的聚会,同步八种语言,同时向180万人直播。笔者自己在这个过程中都接到了无数的电话和信息。他们无所不用其极,无孔不入。而传统教会对如何在疫情中活动举棋不定。

很遗憾地是,西方教会对异端是几乎是没有感觉的。他们不认为异端邪说会对他们的教会产生影响,或者有什么必要提醒信徒警惕。仿佛耶稣的警告对他们是无意义的。但其实,各种形式的异端邪说的思想早已渗透了西方教会。

六、价值危机

伴随信仰危机的是价值危机。教会不知道自己在追求什么。传统价值观正在与世俗主义,左派思想抗争。传统价值观似乎已经崩溃了。在教会许多的决策中,唯独神自己是缺席的。

七、撕裂危机

过去的两年,教会的撕裂超过任何时代。

很有意思的是,发生在西方的大选,同样对华人世界产生了严重的撕裂。媒体制造了许多虚假的信息,制造了许多年社会都将无法消弭的仇恨。这些都对教会产生了严重的撕裂,甚至有夫妇为此反目。

另外,对不同的伦理议题,堕胎,同性恋等问题也造成了巨大的撕裂。

一个最无聊,但却影响最为深远的居然是打不打疫苗,许多人将其上升道路是否得救的问题。

在西方教会,甚至为了要不要戴口罩等简单明了的问题的争论,居然造成了教会严重的撕裂。

我们看到的是,教会并没有在危机中变得谦卑和相爱,相反,却因为本该是提醒我们悔改的事情上,产生固执己见的撕裂。

八、家庭危机

现代思潮结构了我们对家的定义。婚姻不再是长相厮守的盟约,而变成了实现自我目的的工具。夫妻之间不再有信任。

传统上教会对婚外情和婚姻不忠也成了教会需要回避的问题。离婚变得极为随便。

传统教会也不会允许离婚再婚的人参与侍奉。但面对越来越多的事件。许多教会不得不提出:就事论事。简单地说就是搞不定,太有影响力了,违背了圣经也无所谓了。在深圳某教会,有人离弃了自己的妻子,娶了比自己小20多岁的女士。居然可以堂而皇之地担任堂委会主席……

此外,婚前同居也变得普遍。面对种种家庭危机,教会显然在妥协了。

九、教义危机

后现代一个最大的特征之一就是人们不再热衷追求真理。后现代的口号是根本没有绝对的真理。人们追求的是及时的快感。因此,教会活动不再是以查考学习圣经为目的,而是表达感情为目的。人们遇到难题,不是说让我们看看圣经怎么说,而是“我认为……”。连门训也成了大家没有绝对答案的畅所欲言的平台。

如此以来,教会的立场也没有了对错是非,而是只要能留住人,增加收入,就算是成功了。如此一来,教义混乱就成了教会的一大危机。

十、消遣危机

过去,我们去教会是追求永生的。现在,人们是去消遣的。

教会的灵性状况基本是不冷不热,无所谓的态度。过去的两年,即使西方政治的没落,疫情,俄乌战争,等等,都没能让我们变得谨慎而谦卑。相反,这些本该警醒我们谦卑悔改的提醒,却都成了彼此炫耀的工具。

不冷不热,无所谓,成了这个时代的病!

信仰-伦理-体制-秩序——这是一个基本的秩序。

当信仰崩溃了,所有的上层建筑和底层生活结构都会崩溃而失序。

这是一个失序的时代。

各人任意而行!

这都构成了时代性的危机。当然,危机中总是蕴藏着机遇。衷心希望这些危机可以化为我们这个时代化危为机的转机!

笔者草草分享我的一管之见,带着自己许多的偏颇与狭隘,坦诚分享是希望我的关切可以在您的点拨下看到一丝光亮!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编辑到网站程序、服务器带宽,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同得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