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福音网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信徒生活 > 访谈时评 >

二次流产也能带来祝福吗?

我是一个70后,很喜欢孩子,但年纪这么大了,却一直不想拥有自己的孩子。因为我觉得养孩子是一件非常费事、费力又费心的事情,而一旦教养失败,无异于是一场噩梦。但这还不是我不想要孩子的最大障碍,最大的理由是:我觉得人生有限,而我是一个有托付和使命的人,我怕完不成使命。

在我的头脑中,我总觉得孩子是与使命冲突的:无孩一身轻,可以为主更多的摆上,没有任何拖累,做事效率也更高等。

所以,2010年结婚到现在,除了之前出现过一次生化妊娠(一般不超过50天就自然流产)之外,我们一直没有怀过孩子。但后来一方面因为家人的压力,另一方面发现没有孩子,确实无法更好的体恤那些有孩子的家庭,而这种家庭是教会当中的绝大多数,不能体恤他人,也就意味着无法牧养他们。不但如此,我发现没有孩子,自己生命的某些特质就难以成长,很像孩子。

综合了多方面的因素,后来去年年底,我们还是决定要一个孩子,但没想到,这个孩子却给我们带来了一场意外之旅。

生死拉锯战

去年11月15日,发现怀孕,看着妻子肚子一天天隆起(妻子似乎比别人隆起的早),我发现自己的心情开始发生微妙的变化,逐渐对这个小生命变得期待起来。我们几乎每一天都为ta祷告,求主祝福ta、使用ta能成为神的心意,神所喜悦的人。

为了加强营养,我买了各种干果还有水果,每天变着花样给妻子做菜,而教会的姐妹也把自己之前怀孕用的防辐射服送给妻子……

或许正是在这种期待和投入当中,神把为父为母的心悄然植入我们的内心,也或许它原本就深藏在我们的心底,伴随着那个小生命一同在爱中生发涨溢。

可是,阴霾在今年1月降临,当我们去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再次常规检查时,发现孕酮没有翻倍,竟然出现降低现象。

随后,我陪着妻子做了B超,检查结果发现没有查到胎芽和胎心。当我们按照医嘱,经过一周再次检查时,情况依然没有任何起色,孕酮反而更低了。医生告诉我们,应该是胎停孕了,估计再有3、5天,大概就会出现流血,然后就会流掉。最后,她又不忘加了一句,“为了保险起见,你们也可以去市中心妇产医院再查一次,防止意外!”

于是,我们又马不停蹄地去了中心妇产医院预约了下周检查。在接下来的一周当中,真的并不容易,但我们决定用信心来面对环境,呼求那位使死人复活的神,盼望神能够恩待我们,使孩子可以活下来。

预料中的流血现象并没有出现,这无疑增加了我们的兴奋,似乎神垂听了我们的祷告,只是当下周去中心妇产医院的检查结果却不容乐观,因为和之前附属医院的检查结果完全相同。

但我们并不想放弃,想再坚持一下,给上帝工作的时间,也给孩子一个机会。

这时候,岳母过年过来了,我们开始三人一起祷告,大年三十就是在祷告声中迈入了新的一年当中。

上帝似乎垂听了我们的祷告,1月底,当我们再次去医院检查时,虽然没有检测到胎心,但竟然长出了胎芽。我们都非常兴奋,也预约了5天后的再次检查,盼望下次能够查到胎心。这样,这个孩子才算真正活了!

无法理解但可以相信神的心

可是,到了晚上的时候,妻子和岳母同时意识到一件事情,一直以来胎囊的大小都没有任何变化,孩子就算有胎心,可是这个孩子比正常的孩子晚了整整1个月。

我们开始迫切为孩子大小来祷告,求主使ta活下来,也能够使ta长成正常的大小。我和妻子也开始跟着岳母一块参加晨祷,并且很快连晚祷也跟着岳母一起。祷告的时间,由原来的两个小时,猛增为晚上睡前2小时,早上起来2小时。我们期待在2月4号,最后一次的检查中,能够看到神的作为。

虽然每次检查医生都说再有3、5天,就会出现流产现象。但在一个月的等候中,丝毫没有出现流血现象。可是,期望的奇迹也同样没有发生,孩子依然没有检测到胎心,胎囊也没有任何变化。医生认为我们在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因为胚胎停育时间长会对母亲造成感染、大出血、子宫切除,甚至危及大人生命的恶劣后果。

或许医生见惯了生死,她无法理解一个愿意为孩子牺牲自己的母爱之心。但我们也不能再继续等待了,不管如何,也算对得起这个孩子了。既然神决定不让ta来到世间,我们就选择顺服:当天预约了8号的流产手术。

失望和难过是不可避免的,只是因着之前的祷告,一切的艰难或许会影响我们的心情,却不会伤害我们的信心:虽然很多事情,并不理解,但我们相信神绝不会错。

带领十六世纪欧洲宗教改革的马丁路德,病倒在病床很痛苦时,仍不住地感谢赞美神。他对身边的人说:“这些痛苦和困难,很像排字工人所排的铅字;现在看上去,字是反的,也读不出什么意义来,可是等到这些铅字印在纸上,我们就见清楚,而且也明了其中的意义了。”

我相信终有一天,我们也会明白遭遇一切痛苦的意义。也或者,答案对我们来说,并不十分重要,重要的是苦难中,有神的同在和安慰。

我很喜欢英国讲道王子司布真所说的一句话:“当我们不能探究神的作为时,我们可以信靠祂的心。”

一种更大的伤害叫定罪关怀

因为岳母是教会的牧者,教会事工很多。这次因为女儿怀孕,所以过年过来看望自己的孩子。这次破天荒呆了10多天,因为原本她只想呆3、4天,妻子一句话:“呆这么少的话,就别来了,太折腾”,让岳母多留了两倍多的时间。

但这已经是极限了,年后,岳母的手机快被打爆,各种教会事工一个接一个……8号女儿做流产手术,而7号她则必须要走,更没有办法照顾女儿的月子,只能流着眼泪,默默奔赴那个使命呼召的禾场。

而我的假期只有一周,但小月子至少要有两周精心照顾,才能够得到很好的恢复。

感谢主!我们没有任何求助,但是神知道我们的需要。教会的一位阿姨,当天下午两点多联系我,告诉我她请了一周年休假,可以帮助照顾妻子。再加上我的假期,一切刚刚好。

虽然环境中有艰难和困苦,但是神的恩典从来都是够用的,只是随后的遭遇却大出我的意料。

当天下午四点多,或许姐姐是透过妈妈得知妻子所怀胎儿出现停孕,她打来电话,问孩子怎样了,我如实相告。

她犹豫了一下,说自己想起来,我以前曾经和家人因为争吵而说的冒失话,说我可能是因为这件事造成神的惩罚,多次出现流产现象。

说句实话,我对她所说的事情,毫无印象。当我说不可能,我不会说这种话时,这句话似乎成了一颗掉入汽油里面的火星,使她的口气立刻全变,口气决绝地坚持我肯定说过。

我很无奈,也有些生气,当我稍微妥协一点:这件事情要么没有发生,要么也可能是我真的忘记了,因为完全无任何印象。

“不管有没有,你都要认罪悔改!”姐姐回应道。

其实,我完全理解她的意思,就是为了以防万一,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她的初衷是很好的,可是,说出来的话,在那个需要安慰的时刻听来,却句句犹如钢针。

当她为了支持自己的意见而拿出大卫犯罪,神惩罚他,使其失去孩子的事例时,彻底把我激怒,我说:“好!我们好好研究一下这段经文到底在说什么!”我愤怒地告诉她,旧约时代按照律法大卫罪该如此,但如今神绝不会因为一句话而迁怒剥夺一个孩子的生命,我生气地对她说:“我们都是信神的,可是我觉得你所信的神好可怕!”

她立刻又转而说:“我信的神非常好,我每天都很喜乐!”随后,她开始表达对我的失望,觉得过了这么久,怎么我的生命还没有改变呢?当我愤怒地说:“我不是铁人,孩子没了,我难道不难过吗?我知道你的初衷,都是为了我好,可是你的话语和口气,真的很伤人!”

于是,那边传来一句“我还有事”,随后电话的挂断音代替姐姐向我说着再见。

失去孩子,无疑是一件伤心的事情。可是,我发现这种伤心远远比不上家人这种“关心”带来的伤害。原本我的心还能靠主保持平静,可是一席关心之后,我的心立刻波涛汹涌,同时里面还夹杂着阵阵的刺痛。这使我深刻地体会到:定罪的关怀是一种更大的伤害。也让我想到了关心约伯的那三位朋友:我需要关心,于是就来了指责,我需要安慰,于是就来了责打,我需要接纳,于是就来了定罪。

真是让人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而这种现象似乎并不少见,一种错误的神学观在国内很流行:你身陷苦难,就是因为你身陷罪恶。这种狭隘偏执的神学理念,忽略了圣经中耶稣所说“在世上你们有苦难”的教导(约16:33),往往给苦难中的人,带去比苦难更深的二次伤害。这实在是一件令人非常痛心的事情。

苦难原来是为了祝福我们

晚上吃饭的时候,妻子说了她今天预约流产的见闻。她说在医院里遇到一个已经怀孕5个多月的女人,肚子已经很大了,甚至无法看到自己的脚。孩子这么大,已经无法流产,只能引产了。这与把孩子生下来,其实遭受的痛苦也没有什么太大区别。但是,她依然坚持不要这个孩子。

妻子不无艳羡地说:“哎!这么大了,都不要,孩子已经可以和妈妈互动了。多可惜啊,不要给我呀!”

我听了那话,心里面忽然闪现一句话:“拒绝孩子,其实就是对神的拒绝,决绝祂的主权,拒绝祂的赐福!”

岳母在旁边说:“感谢主!你终于认识到了!”

我说的时候,只是在评价那个女人。可是,岳母的话,却一下子让我想到了自己,一直以来不正是不想要孩子吗?而且我的理由还很高大上:为了服侍主!哪知,我自己的嘴恰恰定了自己的罪:在我每一个坚持,不容神触碰的地方,都是对神主权的拒绝。那个拒绝神祝福的队伍,我也身在其中……神借着流产的事,使我深刻认识到了自己对神的拒绝和悖逆。

不但如此,因着迫切祷告,与神关系的拉近,孩子的失去,固然痛苦,但却不会对信心造成毁灭性的打击。反而,因着亲近神,妻子没有那么痛苦,她说:“我在天上,已经有了两个孩子,我相信终有一天,我们会再次相见。现在只是暂时的别离!”

是的,现在只是暂时的别离。在基督里面,没有一个失败是彻底的,也没有一个苦难是无祝福的,更没有一个痛苦是无意义的。

失去孩子,无疑是痛苦的。可是,在这个过程中,却建立了我们与神更亲近的关系,并且因着这种关系,使我们可以不被痛苦所吞噬,甚至在第二天主日的服侍当中,我们依然可以享受事奉神的喜乐和满足。

而对我而言,还有一个特别的意义和恩典。因着姐姐电话安慰的效果,我痛恨这种给人定罪的安慰方式,下定决心,绝不做那个二次伤害他人的关怀者。因为我发现自己以前其实也常常如此关心他人。哎,我伤了多少人的心啊!

如果关怀不能进入关怀情境当中,如果不能对所服侍的人感同身受,如果不能“与喜乐的人要同乐,与哀哭的人要同哭”,所谓的服侍和关爱就失去了方向,失去了基督的心意,甚至无异于雪上加霜。

而神的关怀却总能在痛苦当中,给人带来积极的盼望,使我们可以抛弃痛苦,去拥抱更大的祝福和盼望。

8号那天陪着妻子去做流产手术前,妻子对我说,姥姥过世的时候,虽然岳母已经把姥姥照顾得非常好了,但岳母仍然感觉非常痛苦和遗憾,觉得自己忙于教会中的事奉,对自己的母亲非常亏欠。妻子说那时,她对母亲说了这样一句安慰的话:“妈妈,别难过,教会里还有很多的老奶奶,你可以把对母亲的爱,继续用在她们身上,她们都是你的母亲。你这样做,就是做在耶稣的身上,也是做在姥姥的身上了。”

那席话深深地安慰了岳母,从那之后,岳母就把教会中的老人家,都当做自己的母亲来关心和照顾。妻子流着泪继续说:“今天早上祷告的时候,神让我想起了这件事,现在我失去了自己的孩子,我就把教会中每一个弟兄姐妹当作自己的孩子,用对自己孩子的爱,去关心他们!”

是的,我们又一次失去了自己的孩子,但是我们还有无数个教会里的孩子,那是神量给我们的产业,是神对我们柔声的呼唤:“你喂养我的小羊!”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编辑到网站程序、服务器带宽,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同得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