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福音网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见证分享 > 生命故事 >

在三位父亲之间的流浪与归家

养父告诉我,在我三岁那年,他在风雨交加的广州火车站遇见并救下了无家可归的我,把我带回汕头老家,加入两个姐姐和两个妹妹的家庭。

从我记事起,爸妈不停重复讲述我的身世和来历,但引起我更多的是好奇与困惑:比如我是走丢的,还是被抛弃的?我做错了什么?我的生父母是谁?他们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

我与养父的战争

这时,冥冥之中有一个声音告诉我,他是宇宙间独一无二的至高神,是我的父,我是他的儿子,他派我到人间,要磨练我,将来我要回到天国继承产业。这声音充满慈爱和智慧,给我力量和安慰,帮我度过人生第一次精神危机。但我从来没向人透露这声音,免得人把我当成神经病。

上初中后,我第一次知道世界上有个基督教,有个叫耶稣的人自称为上帝的独生子,被钉十字架。这信息对我非但不是好消息,反倒让我非常沮丧和失望。如果耶稣是神的独生子,那我是什么?难道以前的一切都是我的幻觉?耶稣的死与我有什么相干?于是我接受了无神论和辩证唯物主义的理论,且为自己童年的软弱和愚昧而羞愧,那声音也不知不觉离开了我。

我憧憬着我的人生轨迹会像爸爸描绘的那样:重点高中、重点大学、研究生、博士,因爸爸承诺说:即使砸锅卖铁,也要供你上大学。我心里对父亲充满了崇敬和感激。我何曾想到,漫长人生,道路何等多变,人心何等易迁。

然而父亲没实现他的诺言,对此我也没有太多怨言。家里的孩子太多,我已有两个姐姐、两个妹妹,后来又有了两个弟弟,负担实在很重。父亲常年在外经商,家里经济依然紧张,为了供我读书,两个姐姐和妹妹都早早辍学打工。高中毕业后我出来打工。没想到我与父亲的战争开始爆发了,并且持续了八年之久,最终两败俱伤。

父亲平时在外,难得在家。每当他回家,总有一帮亲戚朋友来做客。父亲总是扮演排忧解难和主持公道的角色。他见多识广,在乡邻里德高望重。然而他对我们很严厉,让我又崇敬又害怕。然而随年龄增长和长时间相处,我慢慢发现他是个满口谎言的投机倒把分子,而且控制欲极强,总要把自己的价值观强加给我,有时也用他收养我的大恩大德来作为一种有力的武器。

我忍受不了,于是冲突爆发,我几次离家出走,然而沉重的恩情,让我还是一次又一次回家。在反反复复出走和回归的过程中,一方面我的独立生存能力得到提高,另一方面,我越来越深入思考一个核心问题:我是谁?我的生命是不是属于我?父亲收养我是为什么?我怎样做才能报答父亲救我的恩情,又不失去了自己?

出走,出家

总之一句话:我到底有没有权利做我自己?这个问题对我的存在生死攸关,也是促进我日后钻研哲学、佛学、心理学的深层驱动力,它反复纠缠着我,让我痛苦不已。

这时一本书给了我指引。2005年在广州一家旧书店,我买下一本克里希那穆提的《人生中不可不想的事》 。这本书开启了我进入新纪元运动的大门,也促成了我最彻底的一次离家出走。几年来,除了克氏,奥修、阿玛斯、欧林、塞斯等各种灵性导师的书我都读,还参加了克氏读书会。我的思想得到极大解放,原来我的本性是完美无缺的,原来我本就是神,我可以成为我想成为的自己,做我喜欢的事。

但几年过后,我又慢慢厌倦新纪元思想,我发现它们千篇一律,不成体系。于是我转向心理学和佛学。我决定要成为一名心理咨询师,并把心理咨询当成一种终生修行方式。而信仰上我则主要依靠南传上座部佛教,二者互相支撑,完成了我的第一次整合。我可以依靠心理咨询来帮助众人,靠佛教调整父子关系,我开始对父亲生出怜悯,希望将来有一天度他脱离苦海。尽管前路困难,但毕竟有了方向,我心里变得轻松了一些。

从2009年起,我用三年半的时间,拿到华南师范大学的心理健康教育专业的本科毕业证。不料,心理咨询行业只是看上去很美。毕业后,我马上面临找工作难。这时,出家念头再次浮现,于是我就在广州光孝寺正式皈依佛教,成为一名佛弟子。

不久之后,我一个大学同学告诉我北京有心理咨询师实习的机会,我就义无反顾来到北京,那是2012年10月。我的这一通挣扎,家里人更不理解了,两个弟弟跟我也断绝了关系。

我在北京一边打工,一边实习,虽很艰难但我甘之如饴。我深信这个目标不仅给我自己的人生带来价值,而且也能解决我和父亲、我和兄弟间的问题。我设想着,当我成功之日,一切问题都烟消云散。

心理咨询和佛教的无力

现实总是太残酷。一年半后,我结束实习,却并未能留在实习机构。几次面试,也不顺利。这让我很受挫,不过,这也并没动摇我对自己的信心和决心,反倒成功戒掉十四年的烟瘾。

然而接踵而来的打击让我猝不及防。

先是父亲突然得了脑瘤,需要十几万动手术。我自己倒贴钱实习,维持自己的生存都很勉强,一点钱都拿不出来。最后钱是二弟想办法筹到。我这个大哥真是满心羞愧。这种无力感和无能感极大侵蚀我做咨询时的那点成就感和满足感。

虽然父亲的手术成功了,但接下来的事更让我崩溃。在父亲休养期间,两个年轻人突然跑来我家要钱。原来父亲在广州还有另一个女人,另一个家庭。要钱的是他在那边的一对儿女,儿子20岁,读大三;女儿18岁,读大一。

他们的母亲得了乳腺癌,已经欠了二十多万手术费。就是说,我爸爸骗了全家人至少20年!如果不是人家找上门,他要隐瞒到什么时候?我们全家人都全懵了,不知所措。父亲自己也不知该如何面对,也疯掉了。

他变得神志不清,毁物伤人,大小便失禁,需要人日夜守护。就在这期间,他又不知怎么折腾,将自己的股骨头弄折了,又动了手术,花了八万多。

此时回想这三十年来发生的事,我对父亲的感觉非常复杂和矛盾,有痛恨、有鄙视、也有怜悯,有感恩。我爸爸现在是废了,从身体到头脑全废了。我想要帮助他,却不知如何帮他。

我开始对心理咨询这个职业的作用产生怀疑:许多来访者的心理问题,心理咨询给出的药方是竭力消除其罪恶感和内疚感,这是不是真的有帮助?就如同我爸,经过药物治疗,已恢复神智,但他的生命并没有改变。他造成的问题他仍在回避。清醒时仍若无其事地继续拿着架子教训我。他是可以选择不被所谓的罪疚感束缚,却改变不了自己的罪和伤害别人的事实。

我又体会到,佛教在人类心灵真正饥渴受伤时,也无法提供真正的安慰。不管什么时候,佛陀总是面带微笑,看着世界的苦难和罪恶。回想当年我皈依佛教,并非因佛陀发现了宇宙人生的真理,我不向往西方极乐世界,也不相信转世轮回,而是感动于佛陀成佛之前《本生传》里的一些故事,如割肉喂鹰、舍身饲虎等,这种众生平等的慈悲心肠。

但这些建立在寓言而不是事实上的故事,带来的感动是暂时的、表面的。我热心追求过佛教信仰,除了曾在广州皈依外,到北京后,我曾参加了龙泉寺的冬令营活动和多语种的法会,又在那里做了一次皈依的仪式,并深入钻研佛法,但我始终找不到那种从内心深处而来的感动。

我想独占这一位神

早在2014年年初时,我多次参加过北京一间教会的聚会。很快,我就在这里找到了共同语言。这里的气氛特别奇妙,第二次去时我就可以放心地说出小时候听到的声音了。

像我这个经历,按心理学术语,称为“幻听”。按病症学分析可能就归诸于精神分裂症。从荣格心理学的角度看,这是“上帝原型”,是一种集体潜意识在理性不成熟的个体上的显现。这种情况非常凶险,整合得好,个体可以形成强大的意志力品质;但整合不好被“上帝原型”控制,就会变成邪教教主之类的疯子。而从科胡特自体心理学的角度来看,这是早年夸大性自恋幻想,继续发展下去有自恋性人格障碍的危险……总之,我深知自己的这些经历分分钟可以成为咨询师攻击你的利器。

但教会的弟兄姊妹听后,却倾向于相信,并迫不及待地告诉我天上真有一位父亲。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我这时转而反驳他们,说天父上帝是儿童期的幻想,你们不要这么幼稚了。后来又有一次聚会中,我当场否认耶稣是上帝的独生子。

我说,“我不接受,我觉得我才是神的独生子”。说完这话,我想,我这次是豁出去了。你们要来攻击就攻击我吧,反正我以后也不来了。他们只是愣了一下。接着小组带领人小齐姐姊妹带领众人为我祷告,大意是说“慈爱的天父,我们知道某某多么渴望成为你的儿子,请你带领他更好地认识你。”

这让我非常诧异和感动。其实这话表达的意思深埋在我心里二十多年,但从来没有被清晰表达过。现在被他们替我说出来时,我心中有一种释放感。后来反思时,我有了一个新的洞见:原来我一直带着一个私人的信仰在生活,我想独占这一位神,这位神只爱我一个人,其他人都跟我无关。我突然发现这种狭隘自私的信仰观,一直是我与人交往的拦阻。

当父亲的遭遇袭来时,我看清了心理咨询和佛教在心灵救赎方面的无力,心灵进入“冬眠期”,不想和任何人来往,这时我突然开始想要读圣经。

我用圣经播放软件边听边看,一卷接一卷地读。读到福音书,不知为什么,我边看边听,一边流泪痛哭,好像长大以后就没这么哭过。

原来耶稣真的是神的儿子。我就像彼得在渔船上突然被光照一样,俯伏在地,恨不得找个缝钻进去,主啊,我是个罪人,我竟当众否认你!我又读到彼得三次不认主,主还是爱他,心里得了很大安慰。随着阅读和理解经文的增多,我以往的过犯和罪恶更多地显明出来,我原有的整个职业理想、宗教信仰构成的人生支柱逐渐崩溃瓦解。从意志上,我第一次降服于耶稣基督。

“我父母离弃我,耶和华必收留我”

两个月的“冬眠期”后,我的心渐渐苏醒,渴望出去与人交流。于是,我去见了一些心理学的同学,兴奋地谈论耶稣和圣经。但他们的眼神告诉我,我可能被当成精神有毛病的人了。

我有些失望,于是决定冷静下来,理性地深入研究,在通读完圣经前,不再向人提起耶稣,也不轻易加入教会。我又重新读了一些关于基督教的神学书籍。

在同学的继续邀请下,我还是参加了一次教会礼拜。礼拜结束后,同学老公请我吃饭。我们两人默默吃着,我突然问了弟兄一个问题,心里有点失落和忧伤:“我一生都在做别人的养子,我一直在寻找我的父亲。我原以为神是我的父亲,但现在我知道耶稣才是神的独生子,我们信神,也只是得一个儿子的名分,说到底还是个养子,并不是亲生的。”

弟兄看着我,有点出乎我的意料:“我觉得……做上帝的养子……其实也不错”。他告诉我圣经里说过“我父母离弃我,耶和华必收留我”。

我以为他只不过在安慰我,不料我掏出手机,用软件一查,圣经诗篇里真有这句话。我的眼泪控制不住流出来,但这句话太神奇,太符合我的情况了!我心里充满了温暖和感动。这话一下子穿透了我的内心,那种从小就有的深深的被离弃感。

原来天父上帝从来没有离开我。我亲生的父母离弃了我,但上帝通过我爸收留我,并时时看顾我,引导我。而我却被世上的小学掳走了,圣灵肯定很忧伤,还好他没有放弃,继续耐心引导我认识耶稣,并通过耶稣,最后到达天父那里。

我的心结终于打开了:我开始理解我爸爸的爱,我以前只会自以为义,一味逆反,多次伤了他的心,当发现他的罪暴露后,对他更是鄙视愤怒,全然没有纪念他对我的付出和爱。我体会到天父更大的慈爱,我亲生父母遗弃我,这是他们的选择,不是天父的错,但他承担了我的所有怨恨,却没有纪念我的过犯,一直恩待我。

当我在圣灵的光照下看到这些后,发现自己被释放了,因我终于从情感上与地上的父亲和天上的父亲都达成了心灵的和解。

我不再恨我爸,而是开始为他祷告。我知道他陷在罪中,不想悔改,因他无法自拔。为了他我也要学会祷告,祈求主怜悯他,让他的心软化,并指引他认识上帝,得以从捆绑中获得自由和新生。

2015年4月复活节我接受了洗礼,我对上帝充满了感恩。天父让我找到了人生的意义和归宿;天父让我不再纠结自己的养子身份,知道自己在天父眼中是蒙爱的,不是被离弃的。感谢主,让我知道我的生命谁做主——不是我的养父母,也不是我自己,而是耶稣基督。我相信我的曲折的信仰和人生道路不是徒然的,因“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

主耶稣,请你凭你的意思使用我吧,我已经放弃了自己的理想、追求和野心,只要一心跟随你,直到永远!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编辑到网站程序、服务器带宽,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同得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