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福音网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见证分享 > 生命故事 >

“你长得不好看?你们看看我”—— 在秀脸的世界得自

1998年,我出生在河南平顶山一个普通的基督徒家庭。百天的时候,家人发现我嘴角有一颗黄豆大小的胎记。当时没人在意,后来这个像黄豆大小的胎记慢慢变大,家人慌了!他们带着不满1岁的我四处求医。听说可以用激光治疗,但治疗之后,效果更加不好。

随着年龄的增长,胎记越长越大,到我上小学的时候,半张脸上都有了。上小学的年龄,大家还不是很爱美,不太懂。不过因为脸上的胎记,大家觉得我和他们不一样。他们年龄小,还不会太嘲笑人,但会欺负我,比如拿粉笔头、粉笔末丢在我书包里,还有人买贴画或者拿纸写上字,贴到我背上。每次发现这些事后,我会特别崩溃,感觉天都要塌了。那时自己的性格基本也还算阳光、挺开朗的,但受了欺负就不想去学校,也不跟爸妈讲,一个人藏在心里。

上了初中,胎记更明显,有部分发展成肿瘤,受欺负的状况比小学,更加严重。班上的同学会给我起一些特别特别难听的外号,我自己都说不出口。我在座位上学习,有人故意过来拿手机给我拍照,他们说:“要是把你的照片放在网上,你肯定就火了。”“你长得这么丑,学习还有什么用?”甚至有些人说:“像你这种长相就不应该来我们这,应该去那种智障脑瘫的学校!”

听到这些话,我特别伤心,情绪十分沮丧,渐渐变得内向和自闭。之后,别人下了课出去玩,我一个人坐在教室里看书,不愿意出去。我觉得上帝好不公平,为什么别人都有漂亮的容貌而我却没有?我信主,上帝为什么还让我经历这么多苦难?

那时我并不真正明白信仰,只是从小跟随父母去教会,上主日学,偶尔祷告,更不明白上帝之后跟我说的话:“我的道路高过你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的意念。”

当我站在台上带领敬拜

2014年春末,原本我只是到弟弟参加的夏令营找他,偶然在那认识了一个朋友,聊天时他告诉我,他们教会有一个初中生团契,邀请我去参加。

我报着看看的心态,但刚一进门,团契阿姨就走过来热情地拥抱我,我很久没有感受到这样的温暖了。那一刻,我真的觉得自己是被爱的!弟兄姊妹们都主动和我打招呼,我第一次感觉被群体接纳和重视。在学校里,特别是初中,同学们都躲着我,好像只要碰上我就会得传染病一样。老师也很势利,我家不属于有钱的家庭,再加上我的容貌,当我被欺负而沮丧时,老师们还说我吓到他们了。在团契,我体会到了无条件的真爱,内心很深地被震撼。

和大家一起读经、祷告了一段时间之后,我意识到自己必须要与上帝亲近。有一天晚上,我跪下来说:“主啊,我不知道怎么祷告,求你带领我,让我能和你亲近、向你说话。”结果很奇妙,当晚我跟主说了特别特别多的话,说完后,我的内心充满了很深的平安喜乐。以前我是那种非常缺乏安全感的人,因为和同学在一起时受到的伤害太大了,心里总会担心哪天要是被他们欺负得没办法了怎么办,所以很恐惧。从那晚以后,我学会了向主倾心吐意,在祂里面,我找到了安全感和爱。

2014年12月14日,我受洗成为一名真正的基督徒,这天正好是我的生日,领受了上帝这么好的礼物,让我更加感恩!当牧师问我:“你愿意一生跟随主吗?假如有人逼迫你,你还愿意跟随主吗?”我的眼泪立马流下来,我愿意!因为我知道,没有一个人能像耶稣那样爱我。如果不是主耶稣的爱,我还会沉浸在以前的自闭中。

我慢慢参加一些服侍,从帮助大家收拾碗筷、洗洗碗开始。有一次,弟兄姊妹说我唱歌特别好听,我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肯定我,我都没发现自己身上有什么优点!不久,我开始在团契带领敬拜,带敬拜需要上台,大家都会看着你,这特别锻炼我。刚开始我不太会带,就经常看《赞美之泉》的视频,自己跟着认真学。

每次上台带领敬拜的时候,我心里特别喜乐,这种喜乐是从来没有过的。弟兄姊妹夸我在台上特别放得开、自信,觉得我好像受过专业训练。渐渐地,我的性格又变回小时候开朗的样子了!

我最喜欢盛晓玫唱的《医治的爱》,自己的经历就像歌词所唱的:“我满身是伤痕,你将我抱起来······耶稣的爱医治了我的心,破碎的生命完整起来“。我不敢说我是在服侍主,但我敢说我是在回应主的爱。如果不是主,我怎么可能上台带敬拜呢?

四次手术,即使我的容貌无法复原

2014年暑假,有好心人告诉我,西安可以治疗我的病。家人就带我去了,这是我人生第一次坐火车去那么远的地方。

医生说我得了神经性纤维瘤,需要手术,还告诉我手术中有可能会发生大出血或休克等严重情况。那天晚上我跪在上帝面前哭着祷告,因为我很害怕医生说的情况发生,忽然,有一个声音对我说:“孩子,别怕!我必与你同去!”我的内心瞬间流淌过一股暖流,一下子平安了,上帝真是信实永活的神!第二天早上,我随手翻开圣经,看到的经文就是:“你不要害怕,因为我与你同在,不要惊惶,因为我是你的上帝。”

上手术台的时候,我就一点也不怕了!手术非常顺利,术后各方面都很好,而且伤口一点都不痛!医生、护士都很惊讶,他们也被我的勇敢乐观感动,有人还专门发朋友圈,说我是他们的小太阳。我告诉他们我是基督徒,拿了一些福音单张在病房里发,也给医生和护士看。

2015年4月,我到西安做第二次手术,我的心完全被主提升,我一点也不害怕,因为我知道祂一定会看顾我的。在手术室里,医生准备打麻药时,上帝对我说:“孩子,不要惧怕,结果已在我手中!”做完手术之后,别人会出现的一些反应我都没有出现,其他人做完手术疼得没法吃饭,睡不了觉。我的伤口一点不疼,可以自己吃饭。不是我坚强,是真的一点不痛,第二天就能下床走路了。他们都很惊讶,我就继续给他们传福音、发单张!最后,我和医生、护士都成了好朋友。

2016年、2017年,又做了第三、四次手术。虽然不知道还需要多少次手术,但我相信我的容貌会有所恢复,即使无法完全复原,我也依然感谢创造我的上帝,因为祂掌管一切,我的生命在乎祂。

主耶稣也曾问我:“叶子,你愿意为了爱我承受疾病的代价吗?祢爱我超过长久的日子和生命的年岁吗?‘是’ 我说:“我愿意,主。”很多人不清楚,上帝的价值体系跟这个世界的价值体系彻底相反;人总觉得,上帝爱你就要给你好处,但耶稣说,“凡为我丧掉生命的,必得着生命”。

“你长得不好看?你们看看我”

考上大学之后,我担心大家依然会嘲笑我,我就向上帝祷告:“主啊,最好不要让别人嘲笑我;求你在我身边预备一个和我有同样信仰的人,让我们彼此鼓励、互相帮助。”

上帝真的垂听了我的祷告!同学们特别友好。入学时的军训我经常被教官表扬,让我给大家演示,因为别人休息时,我都会琢磨动作怎么做准确。军训结束后,大家选班干部,同学们都选我当学习委员,我特别感恩,我从来就没想过可以当班干部。

刚开学时我没有找到团契,就跟主祷告。祷告完那天,下课后大家都出去了,我一个人把《圣经》拿出来看,一个同学突然走到我身边说:“你是不是基督徒?”我说我是,然后他说他也是,他告诉我学校里有团契,还给了我联系方式。

团契里的弟兄姊妹特别热情,我去了之后,又是给我倒水,又是拿水果。记得我第一次和大家做游戏时输了,同学们说:“要不你给大家唱个歌、跳个舞也行。”我跳了一个舞蹈《天父的花园》。我并没有学过,只是初中时为了服侍教会主日学的小孩,我自己照着视频学的。大家都说我跳得好,让我以后找机会教他们。

大一下学期,我开始带领小组查经。团契的弟兄姊妹常说:“你是上帝放在我们中间的一个礼物。” 他们觉得和我在一起很有安全感,有一种温暖明亮的感觉;在服侍当中有矛盾了,就会来找我。我会告诉他们先去祷告,靠着主彼此接纳、彼此饶恕。大家又会重归于好。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编辑到网站程序、服务器带宽,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同得奖赏!